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简报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煤炭和石油燃烧的颗粒物占总排放量的三分之二


简介:杜祥琬,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参加2015613日北京灰霾防治合作交流协会第一届代表大会暨全国灰霾防治合作交流论坛并做专题演讲,以下为节选:

 

首先,让数据说明源头。有很多研究组发表的报告都有差异,有一个共同点我们注意到了,就是源于煤炭和石油燃烧的颗粒物占总量的三分之二, 但事实上至少占总量的二分之一以上。当然还有其它的来源,主要还是来自煤炭和石油,如果抓源头这个还是主要的。

问题的严峻性是很不容乐观的,我们东部碳排放的空间密度已是全球平均值的6倍。目前我国每千人拥有的汽车数还不到美国的八分之一,但是东部的汽车空间密度已经相当于美国。我们东部人口密度是全球的5倍,再考虑到能耗和能源状况,我们东部的能源负荷已经比全球高出至少5倍以上。这是我们的基本国情,就是我们的环境容量、气候容量显著小于世界平均值。如果单独计算京津冀更为严重。发展高碳特征十分显著,大范围重度的污染原因也不难理解。

高倍数的高碳数据的成因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我国的人口密度,京津冀的人口密度是全球平均值的10倍;第二是我国单位GDP能耗高;第三我国能源结构中,煤炭比例高,占约70%,化石能源一起则占90%;第四煤炭使用当中直接燃烧的比例高,大约占50%,但全球范围不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的煤炭在一次能源当中占66%,全球是30%,而全球30%的煤炭基本上是发电,我们一半是发电一半是直接燃烧。

发达国家人均GDP2500美元左右的时候,在这之前能耗快速发展,发展这个水平之后,人均能耗不再增长,而是一个比较平缓状态,欧洲也是这样。原因很容易分析,因为高耗能产业结构变化,第三产业增长,这样人均能耗不增长,经济继续发展。能效提高了,一个是结构一个是能效,这两点作用使得我们经济可以继续发展,但是人均能耗不再增长。第二个说明什么问题?我们要走向现代化,不是非要高排放高污染,欧洲日本已经做出一个可以少耗能低耗能的道路,就是走向现代化并不是一条道路,高碳并不是必由之路,相对低耗能是可行的。如果我们照现在发展方式不变的话,我们能耗不仅要高过日本,甚至比美国和加拿大都要高。所以我们前几年的高惯性对我们影响比较大,现在中央讲转变发展方式刻不容缓就体现在这里。

大家知道倒U型曲线,增加发展就会增加排放,先增加污染增加排放,发展到一定程度再治理。我们要走新型道路,欧洲日本已经做出样子来,我们能不能更低点,现在看也不太容易,但要尽力做好这一点。现在经常有人提到倒U型曲线有普遍规律,我们可以吸取经验,减少污染。

我们要实现经济环境双赢,不得不把低碳发展压缩到高速发展的阶段中来,而不能像发达国家一样,先发达再低碳。经历了三十多年高速发展的中国,客观上面临着两场竞赛,一场是国内,一场是国际。转向低碳、绿色发展必须下大决心。要在保护中发展。碳排放尽早达到峰值,减少碳排放和减少污染物的排放,虽然概念不一样,但基本上都是来自煤和石油。

大气十条:

首先是转变观念,我们现在要在经济的环境容量下发展,扭转粗放比拼GDP的冲动,使经济回归客观的“潜在增长率”。做好建设“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社会的顶层设计。

第二,调整产业结构。高耗能产业不再增长,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和战略新型性产业。

第三,节能意义重大。抑制不合理需求和能源浪费。比如大量过剩产能,控制建筑物、摩天大楼、攀比奢华等是应该被抑制的。

第四,优化能源结构。减少散烧的煤,煤炭中减少散烧比例,增加发电比例。总量控制,消耗总量五年内见顶。石油,不能踩油门追赶美国,要有新的消费理念。发展洁净能源三匹马,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天然气,三个一起努力,尽早实现煤炭替代。

第五,低碳城镇化。一批农民变成市民消耗肯定要提高,在这个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过程当中,增加这一部分能源能不能不高碳,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设计。我这里提到分布式低碳能源满足,比如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工业余热利用,让大家生活水平能提高,能源消耗可以增加,但是又不高碳。

第六,法制与经济措施。需要说的是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还有一种就是向公众公布环境数据的制度,还有对排污者的惩治制度。

第七,改进社会治理模式。大家建立环境利益共同体,比如环境纷争协调委员会,有一些环境问题有不同意见大家可以通过环境纷争协调委员会深度交流,做好沟通、透明共同参与。这样使环境的矛盾解决在苗头,这样也是一种社会稳定健康发展的保险方案。

第八,科技创新驱动。现在创新创业的高潮正在营造一个环境,这样不仅使我们收获成果还收获人才。

 第九,强化舆论、教育、革新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革新会带来全民素质的提高,意义深远。

总之,大家以行政的经济的金融的社会的科技的文化的教育的法制的措施,来形成制度化的环境改革措施。

分享到: